何潔:一句「孩子我養」,道出多少離異媽咪的心聲

> 主妇網綜合 | www.qiusha.xyz

看到何潔那句「孩子我養」,小婚家既心痛又佩服: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她從少不更事的女孩迅速成長為能獨當一面的超級媽咪。這背後,本來是一個女人在婚姻裡逼不得已的苦衷。

——小婚家

何潔離婚案開庭了。

三個小時後,何潔雙眼紅腫地走出法院,據悉男方提出財產分割訴求,離婚案大概會面臨二審。何潔隨後在微博上發聲:

不要求男方淨身出戶、只想擁有孩子的撫養權,這可能就是一位媽媽對孩子的堅持,和一個女人對愛過的人僅剩的仁慈吧。

想起前不久,赫子銘要求看孩子被拒絕,借朋友之口稱何潔「太過決絕」。

可把何潔逼到這一步的,恰恰就是那個過去讓她對婚姻充滿期許,卻又親手將她所有美妙幻想擊碎的老公赫子銘。

要曉得,這種決絕背後,是一個女人在婚姻裡逼不得已的苦衷。

01

在結婚和離婚這件事兒上,何潔身上有著大部分普通女孩的身影。

在適婚的年紀,遇見一個感覺不錯的男人,然後帶著欣喜和自信踏入婚姻。放下正在上升期的事業,選擇迴歸家庭,再給心愛的人生一個孩子。

從孕吐、產檢,到生孩子、坐月子,緊鑼密鼓地把自個從少不更事的女孩快速鍛鍊成能餵奶、哄娃、換尿布的新手媽咪。

可這樣還不夠,當媽的人對孩子的愛和擔憂總是壓到一切,曉得了身上有責任,也懂得了揹負的壓力:

可最應當幫助自個的那個人呢?很像永遠在玩,永遠沒空:

後來,只能安慰自個:也許男人的成長總是比較晚的吧,也許自個硬撐一下就好了吧。

然後逼著自個像陀螺一樣,巴不得把孩子塞進褲兜裡帶著去工作,在個人成長和孩子成長裡,拼命打破種種限制,去求一個兩全。

就像何潔,懷二胎都要生了的時候還在工作,身邊還牽著咿呀學語的兒子,唱完歌之後累的直接躺在沙發上大口喘氣。

有人說她是真的非常拼,可我只看到了她是真的非常累。但凡老公靠譜一點,何潔又何必這麼拼。

要曉得,何潔肚子裡的孩子,是冒著生命危險要的。

為了維繫婚姻的,女人真的能拼盡全力:你懶,我可以勤快;你不會當爸,我可以連你的那份愛一起給孩子;你不去工作,我也可以一邊帶孩子一邊工作。

可這樣做的結果呢?

拼盡全力一場,到頭來不過換了個無能為力的結果。

或許正因為這樣,何潔才會在離婚後,說出那句:「我不會再結婚了。」

一段糟糕的婚姻,換來的結果就是對婚姻的真正失望。

02

前幾年,何潔和老公一起上了個綜藝節目。

在節目裡,老公赫子銘特別擔心何潔餓著,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媳婦你吃沒用餐啊?」不光飯後問,累了也問,何潔哭了還問。

這句話就像「多喝點水」一樣,無關痛癢。因為他永遠不懂,你最需要的是什麼。

赫子銘也是婚姻裡最普通、最常見的那種老公:

戀愛時樣樣都好,結婚後卻穩重不足;事業沒大起色,當然也沒大抱負;有點懶惰,還愛打遊戲;曉得自個當爹了,但假如問問他當爹要做什麼,八成是答不出來。

聽著老婆吐槽自個生產後的狀態,坐在一旁的他完全是「初次聽到」的表情,臉上寫滿了「這麼辛苦嗎?我怎麼不曉得?」。

你怎麼會曉得呢?

忍受懷胎十月痛苦的人,不是你;撕心裂肺生產距離死亡只有一線之隔的人,不是你;

一邊帶孩子累到動都不可以動還要想著做什麼飯的人,也不是你;

想要工作卻沒有辦法找到人看孩子的人,更不是你。

你也忘了,當初是因為相信你,才相信了婚姻。

本認為你能帶給自個幸福和快樂,會在脆弱和無助的時候出現,會努力為了家人打拼,會學著成為好父親好丈夫,卻沒成想,結婚時的誓言還在耳邊嗡嗡作響,現實的大風大浪就撲面而來。

當一個女人在婚姻裡不再對老公抱以期望,不再傾吐情緒,而是學著堅強和獨立的時候,那不是成長,而是放棄。

就像何潔,也是從一邊帶娃一邊工作開始,就徹底將對方從生命中劃去了吧。

物質上不需要依賴,經濟上不需要依賴,精神上更不需要依賴,那還要老公做什麼呢?

03

有人說,何潔還是幸運的,起碼她在選擇離婚的時候,有底氣要求對方淨身出戶的人是她自個。

是啊,婚姻中女人真的要有錢,要不然連婚都離不起。

可假如回到4年之前的那場婚禮,一襲白紗笑著說身邊這個男人讓自個重新相信了愛情的何潔,一定想不到4年之後,會和他對簿公堂,把孩子、車子、房子分清楚,順便把僅剩的感情也一點一點從心上抽離。

假如現今何潔再來談,或許也會明白:這個男人不僅讓她相信過愛情,也重新認識了婚姻。

婚姻對於女人來講,是一樁贏面非常小的買賣。因為在婚姻裡,女人總會比男人成長得更快一些。

在有些新婚老公還在通宵玩遊戲的時候,女人已做好了用命生孩子的準備;

在有些巨嬰丈夫還在說「我會改」的時候,女人已實現了從少女到辣媽的進階;

在有些甩手父親還在說「我非常忙」的時候,女人已達成了一邊工作一邊帶娃的技能。

所以,在女人已明白婚姻不可以光靠一個人努力的時候,男人還一頭霧水不明白自個做錯了什麼。

不是做錯了什麼,而是什麼都沒有做。

試想:

當你發現一個人做的更多,另一個人永遠在裝聾作啞的時候;

當你發現自個的付出被視為理所當然,另一個人永遠有藉口和理由懶惰的時候;

當你發現明明是兩個人的事情,卻只能獨自承擔的時候;

誰能不疲憊,誰又能不絕望?

男人永遠無法體會到,對於女人來講親手選擇和自個拼命維護過的家庭一刀兩斷,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每一個選擇離婚的女人,都有著逼不得已的苦衷。她一定是被傷得狠了,逼得累了,才會走到這一步。

因為假如當初,你能稍微改掉一點壞毛病,能更懂得體諒和在乎,或許我就能回來,我們就能回去。

只可惜沒有假如,也是你毀了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