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後妻 乾孃的一生

> 主妇網綜合 | www.qiusha.xyz

《婚後》講述的是周憶慈把杯中最後一滴水倒到窗臺邊的一株君子蘭上後,終於轉身看向助理珊。珊是個三十來歲的女人,中規中矩的職業套裝,頭髮盤得一絲不苟,鼻樑上架著一副金屬框的眼鏡,手上藍外殼的資料夾還不及合上。這樣的條件,我不會同意!」周憶慈毫猶豫地表了態了,「你再和左氏的人談談,要投資可以,但主角不大概是唐楊!」可是……」「可是什麼?」周憶慈一挑眉,「可是左氏這筆投資資金巨大,還是因為左氏向來財大氣粗?」珊自覺地沒有再說下去。「用錢買角,我不排斥,但是,整部電影的水準不可以因為錢而下降,你告訴左氏的人,女二號,是我最大的限度,希望他們能理解!」周憶慈乾脆利落地說。「是,我再去談!」「周總,《楚漢悲歌》的宣傳規劃會議時間到了!」祕書吉米進來提醒周憶慈道。周憶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道:「走!先開會去!」說著,已率先走了出去。

81.jpg

立冬的早上,陰雨綿綿,天氣非常是陰冷。樹木開始凋零,到處都是一片荒涼的景象。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早上,傳來乾孃不幸逝世的噩耗。

乾孃是咸寧人,操著一口地道的咸寧口音,她雖然在我們這過了大半輩子,但依然改變不了她濃重的鄉音。乾孃一米六五的個頭,人高高大大的。圓圓的臉龐,五官還較端正。

乾孃是三十歲左右嫁到我們這裡來的,她之前在咸寧有嫁過一個丈夫,跟那個男的育有一個女兒,其實生活也較可以,但由於乾爹的出現徹底地改變了她的生活。那時乾爹下鄉去她們那裡打銅。因為乾爹是以這個為生的,所以陽新咸寧這一帶的鄉下他幾乎都跑遍。他下鄉去幫別人打製銅器的水飄、水壺、酒壺、銅製的手鐲、銅製的家用生活用品等……反正乾爹的手藝非常好,只要家用的東西都可以在他手裡成型,然後打磨得非常漂亮。

乾孃是個熱心人,那時的乾爹下鄉去打銅的話,都要借宿一個人的家裡。因為乾孃家就在村的前面第一戶人家,所以打銅的乾爹每次到她那個地方就借宿在她家。乾爹年輕的時候是個長得非常帥氣的一個人,也是一個比一般的男人更有一股魅力的一個男子,他由於兄弟較多,父母年事已高,他長年在外也沒有遇到個合適的女孩,所以拖到三十來歲還沒找到一個心儀的物件。借宿在乾孃家,乾孃常常幫他洗下衣服,做了好吃的就會給他留一點,雖然那時的乾爹也較靦腆,跟乾孃說話也較臉紅,但乾孃一直把他當自家兄弟看待,以為人在外也不容易,所以處處照顧乾爹。乾爹呢也是個有血性的人,所以處處總是想著法子的跟她家打一些家用的東西不收取任何費用以示回報!

一來二往的,乾孃開始喜歡上我這個乾爹,我這個乾爹也喜歡上了我這個乾孃,所以就對乾孃百般的寵愛,對乾孃的女兒也是好得沒話說,正所謂愛屋及烏。乾孃說一不二,他真把乾孃當成了自個的天,三十多歲的人比人家那些剛談戀愛的小夥子還要熱烈,倆個人常常跑到山上、小河邊談起情來,但是有一次被幹孃的前夫抓住了,乾孃的前夫把族中兄弟叫來一起把乾孃打了個半死。通過那次之後,乾孃就帶著女兒光明正大地跟乾爹一起跑了。

那一年她前夫來找過她,但是她避而不見。因為當初她跟前夫的結合也是沒經過政府的,只是私下兩家擺了酒席,請了親戚。所以他們的離開也非常簡單沒有通過政府直接自個私下解除。

乾孃的媽媽是不看好這樣的婚姻,她以為這個男的是個頭婚,只不過是家庭條件差點。再說乾孃還比她大,還有一個女兒。要是兩人時間相處長了新鮮期過了肯定會有許多矛盾。但那時的乾孃沉浸在戀愛中,忘乎了所以,她哪聽得進去媽媽的勸告。我記得那時的奶奶是哭著走的,她說她死了也不會再到這裡來。人是賭氣走的,但還是沒有勸回乾孃的鐵石心腸。

剛開始日子倒還安分,乾爹每日跟乾孃不離一分的,兩人無論做什麼粘在一起。乾孃來了三年,一年一個兒子的生下來,生了三個兒子。隨著孩子的降臨,乾爹也發生了質的變化。開始夜不著家,聽說在臨村跟一個姑娘勾搭上了……那時的乾爹三五兩頭就換一個,是我們那一帶有名的「爬灰」的人。但是乾媽她忍辱負重把兒子養大點,就帶著女兒出外去打工,自個找自個的活路去了。她連年在外就過年的時候回來過年,孩子的學費衣服什麼都是她寄錢回來。乾爹也未曾管過孩子,是婆婆幫她們照看一下。

乾孃長年累月在外打工,身心也非常疲憊,落下不少病根子,她也不曾對任何人說起,有時回來就跟我自個親媽這個貼心人說說。她是個聰明人,想起以前的種種對前夫自個的不是,這是命運在懲罰她,讓她為她自個的所做所為買單,她怨不得任何人。

天上的雨水還在下著,似乎是乾孃在向我訴說她的憂傷……

願乾孃一路走好!

乾孃是漢語詞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