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12星座男有這些舉動,等於就在追求你

> 主妇網綜合 | www.qiusha.xyz

星座是指占星學中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之一,也是天上一群群的恆星組合。自從古代以來,人類便把三五成群的恆星與他們神話中的人物或器具聯絡起來,稱之為「星座」。星座幾乎是所有文明中確定天空方位的手段,在航海領域應用頗廣。對星座的劃分完全是人為的,不同的文明對於其劃分和命名都不盡相同。星座一直沒有統一規定的精確邊界,直到1930年,國際天文學聯合會為了統一繁雜的星座劃分,用精確的邊界把天空分為八十八個正式的星座,使天空每一顆恆星都屬於某一特定星座。這些正式的星座大多都以中世紀傳下來的古希臘神話為基礎。與此相對地,有一些廣泛流傳但是沒有被認可為正式星座的星星的組合叫做星群,例如北斗七星(參見恆星統稱列表)。在三維的宇宙中,這些恆星本來相互間不一定有實際的關係,不過其在天球這一個球殼面上的位置相近,而本來它們之間大概相距非常遠。假如我們身處銀河中另一太陽系,我們看到的星空將會完全不同。自古以來,人們對於恆星的排列和形狀非常感興趣,並非常自然地把一些位置相近的星聯絡起來組成星座。

12(十二)是介於11與13之間兩位數、自然數,是一個偶數,因數有1、2、3、4、6和12。日常算數單位中,12個也叫做一打。

本來許多人有時候都會想,一位異性的行為舉止非常詭異,看起來,似乎是對自個有意思?但是對方不說,自個也不好去戳破那層窗戶紙,到底假如自作多情的話,可就糗大了。下面,就請廣大女同胞們一起來看看,12星座男的哪壹些行為,基本上就等同於是對你的追求呢?

舉動,指舉止;行動。語出《後漢書·牟融傳》:「﹝牟融﹞代伏恭為司空,舉動方重,甚得大臣節。」

等於,多表示前後相等或差不多相等。就是兩個或兩個以上事物具有相同的數值或屬性等特徵。語出南朝 陳 徐陵 《勸進梁元帝表》:「伏惟陛下,出震等於 勳 華 ,鳴謙同於旦奭。」就是兩個或兩個以上事物具有相同的數值或屬性等特徵。

白羊男

時不時出現今你的面前,帶你去嗨皮。你認為白羊男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嗎?不是,他們只是想要給自個心愛的人帶去開心,而且和你待在一起,對他們來講自己就是非常值得慶賀的事情。

金牛男

對金牛男來講,願意為你花錢,就是等於對你走心了。這是非常赤裸裸的追求了,不然你還要如何?他們就差沒有直說我喜歡你四個字,本來對一毛不拔鐵公雞來講,這算是最大的奢侈了。

雙子男

雙子男假如總是三更半夜找你聊天,時常會和你去聊高深莫測的話題,那麼你就可以放心,他們基本上是喜歡你無疑。沒有雙子男會大半夜的去和一個不喜歡的人探討人生,沒有那麼閒。

巨蟹男

巨蟹男對你的呵護是蘊含在點點滴滴中的,他們的暗戀是隱藏最深的,卻也是最長情的。你只要感覺到自個不管何時、似乎都被一雙目光所注意,那麼是他們巨蟹男的柔情就對了,愛你才願意守護你。

獅子男

獅子男的針對和故意找茬,就是因為喜歡你!他們的追求本來不需要表達太顯著,那麼愛面子的獅子男才不會直接說「我愛你」。但是他們卻會有自個的一百種方式,來引起你的注意。

處女男

處女男開始在其他人面前頻繁誇獎你,甚至會在他人說你不好的時候,自個都不自覺地站出來為你辯護,那是喜歡無疑。他們的追求,本來就是這種細水長流的呵護,雖然淡,卻也長久。

天秤男

天秤男假如要和你稱兄道弟了,那就是追求你的第一步。要和你培養一種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狀態,這樣一來也可以慢慢把所謂的友情,轉化為愛情。天秤男這方面倒是精明的非常呢!

天蠍男

對天蠍男來講,工作再忙也要約你用餐,被你邀請說什麼也要赴約,那就是一種追求的狀態了。對他們來講,事業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你卻是可以和事業相提並論,是同樣的世界裡的不可或缺。

射手男

射手男假如開始和你公佈自個的婚戀狀態,明明白白告訴你自個的單身,並且三番五次邀請你一起用餐,這就是追求了。不然射手男才不希望被愛情捆綁著,他們不喜歡的話才愛和你曖昧不清。

摩羯男

摩羯男假如每日都會找你聊天,就算只是說一些無聊的話題,那就是一種追求的狀態。他們本來也是在試探你對自個的看法和態度。假如你真的牴觸,他們就會知難而退,是個非常害怕被拒絕的人。

水瓶男

水瓶男時不時為你的朋友圈點贊,甚至會有一些聽起來特別曖昧的言語發給你,你就該明白不是開玩笑那麼簡單。他們才懶得和人開玩笑,他們更喜歡自娛自樂,而主動找你,早已說明了一切。

雙魚男

雙魚男的追求,是假借著大家聚會的名義,來製造和你相處的時機。你會發現每次基本上你都會被邀請,而且他們還表現出了一種極度等待你前往的意向來。啥也別說了,他們就是在追求你。

『最星座』原創文章,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追求,意指盡力尋找、探索。也特指向異性求愛。出自《楚辭·九章·惜往日》:「 介子 忠而立枯, 文君 寤而追求。」 宋 歐陽修 《試筆·李邕書》:「因見 邕 書,追求 鍾 王 以來字法,皆可以通。」 《花城》1981年第3期:「正是那種厭惡不已的感情,使她抵制住了一次又一次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