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村的「土財主」 那一代的富甲一方

> 主妇網綜合 | www.qiusha.xyz

「財主」:舊稱佔有大量財產的人,但具有豐富的知識財富的人不在此列。現今範稱具有大量物質與精神財富的人。

82.jpg

我的同學董振亞出生於一個「土財主」之家,他爺爺奶奶那一代是我們十里八鄉的大地主之家,他家當時在我們那一代是富甲一方。

他的爺爺奶奶一生育養了五個兒女,其中四個兒子一個女兒,大兒子誼萬、二兒子誼仟、三兒子誼佰、四兒子誼拾還有一個女兒叫愛梅。他爺爺、奶奶可謂在這帶是有著傳奇的一生。

他的爺爺戴著一副眼鏡,留著長長的鬍鬚,拄著柺杖,他的樣子不禁讓我想起了魯訊先生寫的《三味書屋》裡面私塾老先生的樣子來再恰當不過了。年輕時他繼承了父業,在家裡從醫,家裡有不少醫書,當時在舊社會沒有什麼正規醫院,都是些赤腳醫生,所謂「土郎中」,但是他由於家裡世代從醫,所以傳到他這一代。

他醫術相當高超,在我們那裡也是頗有名望,一些疑難雜症都被他手拿病除,他收的診金也不高,看到一些窮苦的人來看病問醫的,他多半是免費醫治,所以他家門庭如果市。來向他求親的人有好多,其中有幾個名門閨秀,他選擇了一個黃氏的小姐做了夫人,那黃氏小姐長得可謂是很俊俏,身材也相當高挑,在我們當時可是數一數二的美人。

當時我聽人們說當時黃氏小姐家是相當的富有,家裡有幾條長街長,門前打的都是金門檻,可謂黃小姐一家在當地也是富甲一方的,真可謂是兩家門當戶對。可是好景不長,黃氏小姐來了好幾年一直都沒喜,家裡人就開始不免有點擔心起來,慢慢對黃氏也沒有好臉色及好言語了。

黃氏也是個明事理的人,什麼事都是放在心裡不吵也不鬧,結果在第二年的春天來到我們那後山的水庫了卻了一生!當時被撈起來的時候,人都已腐爛了,他的爺爺傷痛欲絕,曾想著也一起去算了,但年邁的父母及族人的勸阻,那黃家也是個龐大家族,在當地也是個土地蛇。

黃氏的的家人及族人聞知自家的女兒不明不白的尋了短見,那來鬧的陣勢我還是前所未有的見過,足足地排了一條長龍,來了一百多號人,手裡都拿著傢什,那情形讓我們看了不免望而生畏,一來就見人打人,見東西就砸……還讓他給黃氏小姐披麻戴孝的跪在靈前。我們那時當地叫「打人命」當時把他家搞得家如水洗,家裡什麼值錢的東西都打掉毀掉……。

從這之後,他家一下子敗落下去。我見到他也是一副萎縮的樣子,再也找不到昔日的那副精神頭來,黃氏出世後,他的媽媽經受不起精神的打擊,一下子也病倒了,病殃殃拖到第二年的冬天走了,走的時候非常悽慘,家裡沒錢給她置辦棺木,是用草蓆卷出去下土為安的,急死急葬的那種方法草草了事的。三年之內他的父親也相繼去了,就留下了他一個人。

有大概是天無絕人之路,他有個遠房的表親介紹他去了他們當地有名的益壽堂做了差使,聽說他當時非常勤奮,醫道也好。益壽堂的掌櫃也非常看好他,常常帶他出去「望聞問切」,他一下子又好像找到了昔日的自個。

掌櫃的看好讓他的生活的信心一下子找了回來,他比以前更賣力,掌櫃覺得他人生得不錯,品德高尚醫術又好,心裡就有點想把自個的女兒許配給他,剛開始他沒答應,因為他無法忘記以前的一段婚姻,最後來由於掌櫃女兒的示好表白,他就把心裡的話一股腦傾訴給她,她聽了非但沒有退步反而更同情他更珍愛他,以為他是個不可多得的重情重義的男子。

在往後的日子裡,倆個人你唱我和,你退我讓,在慢慢的磨合日子裡,他也慢慢形如接受了她,她慢慢走進了他心田。後來他做了她家的上門女媚,掌櫃也年岁大了,慢慢家業傳於給他,他掌管了益壽堂的一切事務,後來他們倆人生了五個孩子,四個兒子一個女兒,看來他就是多子多福的命。

再後來,等到掌櫃死去,他就衣錦還鄉故里,帶著一大幫的家人和僕人回到了他闊別以久的故鄉……他又成了當地富甲一方的「土財主」